let's be the hope

─ 芯之觀點  ─

「天地遐呢大,草根未來底叨位?」

歷史的轉捩點,時而取決於

一個人、一句話、一個思維

世界上有兩種事物富有力量
一是劍,二是思想

而思想比劍更有力

在每雙眼眸、每道皺紋裡看見詩篇

敬!每個「再辛苦也笑給老天看」的靈魂 

"There are but two powers in the world, the sword and the mind. In the long run the sword is always beaten by the mind" (La plume est plus forte que l'epee) -Edward Bulwer-Lytton

感謝蒞站,上百篇文章陸續更新中

已更新:2019年11月12日

有個短片相當發人深省,一位白髮蒼蒼的老盲人,孤坐在路邊乞討,身旁紙板寫著「I am blind. Please help me. 」(我眼盲,請幫我),路人大多冷漠地從旁經過,有位小姐看見後,將紙板拿起來,在背面寫著「It’s a beautiful day and I can’t see it.」 (多美好的一天,但我卻看不見),不久後引起大家的共鳴、掏出腰包幫助老人。


我相信「改變說法,就能改變活法」(Change your words; change your world.),大學生Brain曾是籃球隊的隊長、卻在一次比賽摔傷後得長期坐輪椅,他哀怨地抱怨著:「天啊!曾經我生活這麼棒,但現在跟廢人一樣……」深陷抑鬱憂愁而來信求助,我逐漸引導他運用「敘事治療」(narrative therapy),以不同觀點、重新詮釋故事,於是Brain有了新版本的說法:「以前打球忙到沒自己的時間、沉迷在掌聲中變得有點目中無人,受傷後讓我更懂得珍惜、找到生命真正重要的事情。」更進而當課輔志工、用這段經歷鼓勵學生別輕言放棄。


史丹佛大學心理學教授Carol Dweck於2006年提出「成長型思維模式」(growth mindset)與「固定型思維模式」(fixed mindset)理論,前者認為人的天分及智能是可以透過努力改變的,而後者則覺得固定不變,兩者間有個關鍵差異,就是「敘事方式」,例如「我失敗了」轉念為「我還沒成功」;「我放棄了」轉念為「我得試試其他方法」;「我犯錯了」轉念為「這個錯誤要怎麼幫助我進步?」


2018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穆拉德(Nadia Murad)是成長型思維的代表,1993年次的她在21歲時目睹母親及六個親兄弟被ISIS斬首、屍體被扔進亂葬崗,她遭擄走淪為性奴,不分晝夜地被毆打蹂躪、囚禁販賣,慘絕人寰的百日煉獄後,終於逃脫魔掌,劫後餘生的穆拉德並沒有消極噤聲,而是撕掉那些孤兒、奴隸、難民的標籤,她決定主掌人生,堅定地說:「我站出來說我的故事,因為那是我擁有最好的武器。」成為作家、人權鬥士、聯合國親善大使,四處奔走解救流離失所的族人。

痛苦並非用來懼怕的,而是用來被理解的,穆拉德深信:「公義和明辨是非的心,是任何人包括ISIS,都不能從我身上奪走的尊嚴。」更提醒了我們,下次遇到難關時,別停留在「我,只是這樣」,而是要用「人生,不只這樣」的角度重塑世界。

本文僅供非商業用途,轉載請註明出處作者:沈芯菱│台灣6.0希望工程www.twhope.org

Note: Only non-commercial use, reproduce, please indicate the source.

Photo source: Google photo / www.i2taiw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