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pe for the future

─ 圓夢行動 為下世代 ─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

這是智慧的年代,也是無知的年代;

這是希望的春天,也是絕望的冬天;

我們雖無所不有,我們也一無所有。

Charles Dickens用筆尖劃過一個時代

而您又想留給世界什麼足跡?

有助人的夢想?企業有未盡的社會責任?

圓您的夢,更是圓台灣及世界的夢

圓夢,最好的時間是十年前,其次,

正是現在

It was the best of times, it was the worst of times; it was the age of wisdom, it was the age of foolishness;it was the spring of hope, it was the winter of despair,; we had everything before us, we had nothing before us. -Charles Diciens 

 
  • 後資本主義帶來的社會危機:道德淪喪、正義失去光彩。也預言到當前的世界,伴隨經濟發展帶來之:貧富懸殊、環境污染、族群衝突、資源短缺等等困境。

  • 時代,是好或壞?未來,是希望或絕望?改變的力量,正掌握在您我的手上,台灣6.0希望工程,邀您給自己和世界圓夢的機會,從最需要的角隅出發。重新定義「成功」的價值:不是赢過多少人,而是能幫助多少人。社會向善的力量,一起讓改變成真。

「我想做公益,卻不知從何開始?」

「企業要做CSR,該如何將資源用到最需要的地方?」

「台灣有許多基金會(NGO/NPO),要怎麼找到最合適的單位呢?」

  • 圖夢計畫正是為了幫您實現助人夢想而存在,您擔心行善像「大海餵魚」,不知捐款流向、難以評估成效嗎?現在透過圓夢計畫,從策略規劃、執行評估,到建立夥伴、推動執行,讓您的善心如同「播種插秧」,針對需求訂製專案、將每份資源發揮最大的效益及100%透明度,。

  • 邀您共同圓夢,領城涵蓋:CSR、弱势兒少教育、婦女/新住民關懷、農民福利、原住民福利、老人福利、身心障礙福利、動物保護、人權和平、環境保護、國家公益、國際救援等類別。

我們都生活在陰溝中,但有人仰望星空。We are all in the gutter, but some of us are looking at the stars. -Oscar Wilde

action for hope

─ 啟動希望  向上向善 ─

1

CSR管理

透過策略與管理規劃,協助企業把CSR納入企業文化,並實踐於營運活動·為企業創造與競爭者不同的CSR定位。

2

CSR報告書

按國際報告書編製綱領及標準,協助企業建置CSR資訊流程,出版與國際接軌的CSR報告書・

3

永續評比

分析國內外永續/CSR評比或獎項之標準,並提供適當的諮詢服務與調整方向建議。

4

CSR專案活動

規劃CSR網站CSR專案活動、媒體廣宣,並配合企業需求,促成與非營利機構的合作,以擴大公益資源的執行效益。

Education for children

弱 勢 教 育

  一張翻面空白的月暦紙、幾隻顏色不全的蠟筆,婷婷獨自坐在小吃攤的角隅。看著阿嬤警腰洗碗盤,婷婷放下蠟筆,跑向阿嬤說著:「我來幫忙拿。」童言童語卻有著超齡的貼心,阿嬢一局扛起隔代教養重擔,像菲菲如此環境長大的孩子,當然渴望正常生活,但從童年到長大的路漫長且崎嶇,可能一路消磨孩子們逐夢展翅的熱情和能力。

  根據衛福部統計2018年全台接受中低收入戶補助對象共689937人,其中15歳國中以下兒少估31%超過21萬人。所謂弱勢家庭,舉凡經濟收入,單親失親、隔代教養、偏鄉等弱勢不利條件,收入少的家庭,生活但求維持基本溫飽就備感壓力,更別說額外經費負擔。資源充足的家庭把孩子送去上各種外語、才藝、科普、數位程式等課後照護課程。長期下來,富小孩和窮小孩之間的教商機會不平等,在就學表現上,確實呈現數據落差。依主計處2018年調查資料,低收入家庭小孩唸國立大學僅20.1%,遠低於平均數32.2%,且有高達80%窮小孩讀的都是私立大學。

  他人眼中的「問題」學生·其實是「面對問題」的學生,弱勢子女絕非不會唸書,而是求學過程更加辛苦,挫折·當家庭無法提供安穩的求學環境,孩子可能缺乏協助,導致學業成續低落,進而被動影響學習動機和成效·人格發展、人際關係,甚至行為偏差,貧窮不應是一種教育障礙,更不是一種世襲體制,共同給孩子教育機會,因為有您溫暖的雙手,替他們多雙逐夢的翅膀,創造翻轉的未來。

  我們協助弱勢兒少改善教育資源匱乏、提高學習能力與機會、重視情感陪伴和健全身心發展培養孩子良善的品格,適時導正偏差想法和行為,預防將來衍生的種種社會問題,透過全面且長期的關懷教商計畫,具體投入項目如下:

 
  • 偏鄉課後照顧班:針對弱勢兒少加強基礎能力為目標,並輔以生命教育、助學計畫、才藝閱讀教育,改善偏鄉數位落差、單車環島,兒少保護宣導、寒暑假期間安心陪伴,青少年特殊專長與技職培訓等服務

  • 輔導中心與諮商服務:提供受家庭遺棄、虐待、不幸少女、中輟少年等兒童及少年探索,瞭解自己、引導找出問題所在,並輔導其心理情緒、學習自我成長之能力·出版發行生命教商書籍、光碟、紀錄片等。

  • 兒童身心健康:營養餐費、健康檢查、營養改善、就醫協助:安排成長營隊,學習自我探索認知、生涯規制,青少年特殊專長與技職培訓、追夢體驗探索營等課程,

  • 急難救助:家庭訪視、經濟扶助,扶助金,獎助學金,急難救助金、親職教育與家長脫貧服務。

  • 啟蒙服務:提供0~6歲特殊兒童到府繪本服務,利用說故事方式,培養幼兒開讀能力,並可輔導外籍配偶或弱勢家庭父母,建立正向教育方式及觀念,增加親子互動及彰顯家長親子功能。

  • 各項團體活動:兒童夏令營、親子知性之旅、幼兒學習成長列車、青少年成長營、兒童節活動、寒冬送暖活動、母親節活動、家長成長團體等服務。

Care for Agricultural

農 民 農 業

    83歲茂昌伯放下捱了一天的釘齒耙,望著菜園裡翠綠碩大的高麗菜,卻不見大豐收喜悅,皺緊的眉宇無奈訴說「打拚一世人,換來一場空」,產銷失衡、賤價收割,使得找臨時工的採收成本都不夠,更別談買菜苗栽種、犁田翻土、除草整地、施肥等血本無歸。
台灣早期以農立國,現今全台僅剩約三成的專業農戶,餘七成兼找工作謀生路。茂昌伯經歷過「小農」、「貧農」、「老農」階段,人生縮影,正如當前台灣整體農業結構所面臨的困境。
根據雲林農民大學2016年一份調查報告,全台有30%農民月收低於22K,農民收入少又辛苦,多數年輕人離鄉不願務農,使台灣農業漸而出現缺工、農地零碎化、產銷失衡三大問題。
依農委會2016年糧食供需年報統計,台灣糧食自給率僅31%,創九年新低紀錄;極端氣候也影響總體農產量,糧食生產指數年下跌3.5%,數據指出,本土農產國人吃得少,總體農產量也無法穩固供應。
全球農業科技化,農業技術正是台灣之光,不單指種植技術,而是導入資訊科技和非傳統生產、數位行銷模式。台灣農業升級刻不容緩,透過一些專業資源系統機制,期待重新找回台灣農業特色與競爭力。

 
  • 農業電商平台:守護扶植農民,集結小農合作電商,協助自產自銷,運銷零售化,提高淨利。

  • 有機無毒農業:推廣有機無毒、食農教育、保障消費者食安權利、促進土地友善環境。

  • 假日小農市集:防菜蟲盤商剝削,定期舉辦產地直銷市集,農民團體輔導與推廣,進行訪視關懷、座談會、課程及觀摩。

  • 農業雜誌:編印、出版、發行及銷售有關農業雜誌、書籍,以服務農民,推廣農產品及農業資材為宗旨,加強消費者對本土農業的認識。

  • 農民支援系統:整合政府與民間資源,建立優良農產品之產、製、銷聯盟體系 ,提升國產及其加工農產品競爭力。

  • 國際農業交流:協助國內外農村與農業發展,並推動國內相關農業業務,進行農村文化及生態等產業之推動,及提升我國糧食自給率、農產品安全與多樣性研究。

  • 休閒農村創業:藉由到農村體驗生產至銷售的過程,認識在地農業及飲食文化、培養在地低碳的飲食習慣,並辦理學童農業推廣教育、農村綠美化,提高農民所得與社會地位及改善環境景觀。

Care for Aboriginal

原 住 民 關 懷

「老師,您會不會回來?」這天是班導小胖最後一天代課,他一轉身,身兼的國語、社會、自然老師也要大換血,一名老師當四個人用,學生們又得重新適應新老師的教學方式。「我讀到四年級,已經換過六名導師。」平均一學期換一名班導,原鄉師資流動大,學生成最大犧牲品。
原鄉學校多半在山區交通不便,可惜好山好水也難留住師資,缺額招不滿更讓校方頭疼。根據2016年教育部統計資料,全台有1106間偏鄉學校,國中、小學生約14萬人,老師則有1萬8千多人,平均每所偏鄉學校約127名學生配16位老師,師生比僅一般學校的一半;且長期(三個月以上)代課率為17.1%,高於一般學校的11.7%。偏鄉教育這一條路,不僅澆熄許多外地老師熱血難以長期深耕,孩子們也走得坎坷。
「送小孩子上學太麻煩了!」Yaki(泰雅族語:奶奶)說完把剛收割的小米放進穀倉,她是5歲尤命的主要照顧者,因為尤命的父母都在山下打零工,一個月才回部落一次,沒人開車1個多小時載尤命去最近的幼兒園上學。
台灣法定原住民共有16族,依內政部2018年統計有近56萬人,佔總人口的2.37%;其中平地原住民46.89%,山地原住民53.11%佔多數。少數民族不該遠距離遭邊緣化,面對原、漢文化差異存在,缺乏因地制宜「在地化」思維。美麗原鄉文化傳承、族語向下紮根,同樣值得重視。

 
  • 社區自助教保中心:部落建立共同照護機構,結合輔導部落耆老、部落媽媽托育,全族語傳授苧麻編織技術、狩獵、陶藝、雕刻等生活教學,傳授傳統文化和知識,增加部落媽媽就業機會,補足學齡前師資人力上的匱乏。

  • 原住民藝術創作:推廣部落尋根文化、舉辦原鄉巡迴藝術展、成立原住民族文化傳播媒體事業。

  • 原住民權益維護:成立原住民族部落論壇、原住民法律扶助、各類研究獎助學金。

  • 文化推廣與保存:原民文化紀錄片、原住民母語推廣、部落生態文化之旅、部落行動圖書車、原住民相關業務之研究及資料出版。

  • 部落長照:協助原住民弱勢老人和長期照護者,使其適應獨立生活,在地老化等社會福利慈善事業推展。

  • 原住民資源整合:整合社會資源,協助原住民及弱勢團體之各項社會慈善福利等相關業務服務。

  • 輔導原住民就業:在地師資獎勵返鄉、協助原鄉族語師資認證取得、提供原住民及弱勢團體之就業機會、職業訓練、職業重建。

Care for Foreign Spouses

新 住 民 關 懷

攤位前站了三名30~50歲的越南籍配偶,分別是小雲、小梅、阿玉。三人不約而同嫁到台灣來,他鄉遇同鄉,奮鬥的勇氣彼此契合,因此選擇融入在地台味合夥擺攤,為了做出市場區隔,每天推出限量越南家鄉小點:炸春捲和拉爺糕成店裡招牌。
「我最難過是小孩不讓我去學校」,「還有說話有東南亞口音被別人嘲笑」,對新住民媽媽來說,孩子是異鄉唯一的親人血脈,但若是孩子因社會/學校同儕對新住民多元文化不夠尊重、歧視,進而影響孩子自尊,親子關係疏離。「我那時每個晚上都哭啊!」阿玉說孩子國小階段,因為媽媽的國籍曾被留校「特別照顧」學業,阿玉為了修補親情,白天要照顧公婆、忙家務;晚上拿孩子課本一起學ㄅㄆㄇ,讀書計畫甚至要比孩子超前。
好在親子共學化解曾經的心結,阿玉也把經驗分享給年紀較輕的姊妹淘,小梅來台第7年,育有1子就讀幼兒園。小梅跟其他台灣媽媽一樣,自願到班上當晨光媽媽說故事,還特別穿優雅的傳統國服「奧黛」(AO DAI)介紹越南文化、美食,獲得全班極大迴響,「我兒子說我那天像新娘子很漂亮」,小梅嬌羞的笑容中,帶有兒子對她的榮譽感、驕傲且自信。
根據內政部2017年在台外籍配偶(含中港澳地區)統計,全台目前近53萬人,較5年前增加12.4%,當中大陸籍配偶佔63.8%最多,越南籍18.8%其次。又根據教育部調查資料,新住民的子女就讀國中、小人數近20萬人,超過全台國中、小人數10%,等於台灣未來2030年25歲青壯年世代,推估每10個人就有1人是新住民的子女。台灣是多元族群國家,絕大多數的外籍配偶,和阿玉她們越南三姊妹一樣,相當認真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為台灣家庭付出,新住民婦女,正是台灣媳婦,從生活文化環境、家庭夫妻親職關係,到教育、就業、法律保障等領域,都需要我們的關懷行動。     

 
  • 新住民學習營:針對初新住民,舉辦中文課程、專題演講、座談會及研討會,協助新移民之各項福利、生活適應等諮詢。

  • 新住民家庭服務:轉介與法律諮詢、電話關懷服務、家庭訪視、家庭支持輔導服務、社會福利資源連結

  • 家庭服務網:電話關懷、家庭訪視、家庭支持輔導服務、以及轉介法律諮詢等服務。

  • 新住民學習與培力:生活適應與職業技能培訓、生活適應班、機車考照班、美容鬆筋班、美容挽臉班、剪髮班、家事管理課程、網路拍賣課程

  • 新住民技職培訓班:提供生活適應與職業技能培訓,如開辦生活適應班、機車考照班、美容SPA班、美容挽臉班、美髮班、家事管理課程、網路拍賣課程。

  • 新住民法律保障:爭取親權、參與移民人權修法聯盟各項移民相關法令與政策的修訂(如:移民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國籍法)、推動保障新移民權利議題(如:家暴防治、工作權益)、進行個案協助與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