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鹹魚

文 / 沈芯菱

夏日的七美島總是熱鬧喧騰,然而總有幾個時刻例外,例如清晨時分,遊客還在睡夢中,渡輪停泊在碼頭邊,少了遊客與攤販們的吆喝喧嘩、機動船轟隆震耳的馬達聲,一切安定靜好,年近古稀的茂鴻伯最喜歡這個時候,彷彿回到童年中寧靜樸實的七美。


涼涼海風吹撫過每一寸肌膚,海人的基因逐漸甦醒,茂鴻伯在食指上沾點水,舉起手感覺風向,很少收聽氣象預報的他,笑著說「這是我阿公、祖公、太祖公代代相傳的智慧呀!我們住在海邊,大海是生命的一部份,對海的了解不會輸給氣象主播呢!」


鬆開綁在木樁上的麻繩,將釣竿丟在船上,茂鴻伯將小船用力往外推,一翻身靈活的跳進船內,轉頭驕傲地說「看我手腳俐落吧!有在勞動筋骨卡勇啦!」,小船隨著晶晶亮亮的波浪晃動著,越離越遠。


日頭漸漸赤熱之際,茂鴻伯的身影又出現在沙灘上,他愉快的哼著小調將船拉上岸,肩上的魚簍沉甸甸,準備要來曬魚乾。原來到了冬天,強勁的海風讓漁民難以出海捕魚,因此夏天就要先準備好冬天的魚糧,一般會選丁香、象魚、臭肉、四破等魚用鹽水煮過後,鋪在家門前的廣場曬成鹹魚乾,以便貯存。即使現在冷藏設備發達,但曬鹹魚、醃鹹魚、炒鹹魚已經成了澎湖人獨特的飲食文化,更是一代代的共同回憶。


★如果你從沒失敗過? 不也代表從沒嘗試過任何事情嗎?


溫熱的海風吹起,一股魚鮮味與海水鹹氣充滿鼻腔,茂鴻伯深吸口氣,「啊!這是就是咱的澎湖味呀,你們年輕人常說人若沒有理想,那跟鹹魚有什麼區別?但我們澎湖人可是很愛鹹魚呢!一小尾就可以配一碗飯,踏踏實實,我在台灣工作的兒女還要我寄鹹魚給他們,不管吃多少山珍海味,還是會懷念這味呀!」


跟著茂鴻伯輕快的腳步往回走,拿起一尾鋪在院子裡的鹹魚,我猜想茂鴻伯的兒女想念的不只是鹹魚的鹹甘香,而是駐足在時空隧道裡的回憶,一段簡單知足的日子。

本文僅供非商業用途,轉載請註明出處作者:沈芯菱│台灣6.0希望工程www.twhope.orgNote: Only non-commercial use, reproduce, please indicate the source.Photo source: Google photo / www.i2taiwan.com

click more Info.

─ 請點下圖更多內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