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回,挽不回

文 / 沈芯菱

初夏,唧唧的蟬鳴聲響徹青空,也喚醒一畝畝金黃稻穗,我穿越過稻海,踅轉進古老悠然的三合院,光影灑落在斑駁的紅磚瓦上,身旁的老幫浦發出噗滋噗滋的汲水聲,和著幾聲雞啼犬吠。幾位阿婆坐在院裡的曬穀場(閩南語稱作「稻埕」,客語稱作「禾埕」),她們在彼此臉上交叉比畫著,我好奇趨向前看,聽見阿婆笑盈盈地說:「水姑娘,來挽臉哪!」


滿春阿婆從年輕當學徒,時光荏苒,如今已近半世紀的光景了,她說以前靠挽臉養家,現在靠挽臉養老。顧客群從花漾少女,一路變成資深熟女,她壓根兒沒想過一條棉線,竟也能牽扯一輩子歲月,雖然日子久了也是帶來職業病,例如牙齒提前鬆動、手指長年纏線而長繭凹陷,即便如此,她仍甘之如飴。


「你們知道挽臉有多久歷史嗎?」阿婆娓娓道來,這可是能追溯到一千四百多年前的隋朝呢!這數字令人詫異,一條細細的線,正穿越千年歲月,歷史時空在眼前鮮活演繹起來。還沒回過神,阿婆緊接著說,早期日據、光復時期,因為物資匱乏,婦人勤儉持家,相信「天然ㄟ尚好」,因此發明了無患子洗頭、薏仁粉美白、蘆薈防曬、綠豆粉光亮肌膚、絲瓜水保濕……等,這些都是老祖先傳下來的美顏秘方,所以儘管生意變得黯淡,阿婆一生堅持挽臉,不願這門傳統技藝在她手上斷了線。


跟著巴黎朋友Lorraine講起挽臉技藝時,她睜亮雙眼,嚷著一定要來台灣試試看。她相當認同自然美的態度,她說不太懂為何許多女性畏懼變老、擔憂皺紋,比起大眾化的「網紅臉」,法國人的審美觀更重視「優雅」(L'élégance),正如奧黛莉赫本說的「優雅,是唯一不會褪色的美」(Elegance is the beauty that nerver fades.),而這份優雅,正來自於歲月的洗禮,如同他們喜愛悠久年代的建築、典雅的藝術品。當擺脫了外在的束縛、框架,才能真正成為活過、笑過、跌倒過,又站起來邁步,展現那獨一無二的自己。

最美的不是那些打扮、容貌,而是述說夢想時,雙眼流露閃閃發亮的光芒,那些被外在吸引的人,有天也會因歲月老去而轉身離開,會留下的,才是真正懂得欣賞的人。Lorraine有感而發地說:「當妳未來想起我時,會忘記我臉上有幾條皺紋,但妳一定會記得我們說過的話、走過的路。」


漂亮之外還有更漂亮,但有故事的美麗才是無可取代。

本文僅供非商業用途,轉載請註明出處作者:沈芯菱│台灣6.0希望工程www.twhope.org

Note: Only non-commercial use, reproduce, please indicate the source.

Photo source: Google photo / www.i2taiwan.com

click more Info.

─ 請點下圖更多內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