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學EMBA畢業典禮致詞


網站 www.twhope.org/post/ntuemba

影片 https://youtu.be/hx2z53rwDAY

敬愛的 郭代理校長、郭教務長、郭院長、謝執行長、各位師長、來賓、以及今日的主角各位畢業生:大家好


非常榮幸及感恩有這份寶貴機會來學習。 二十三年前,有個五歲小女孩,在外頭的烈日下,臉上掛滿鼻涕,拿著飲料到處吆喝叫賣,不知道下一餐在哪裡。 二十三年後,那個小女孩,站在這裡,用科技脫離貧窮,卻擔心起更多人的下一餐在哪裡。 若您的孩子在就讀高中小學的話,或許會比您還熟悉我的故事,因為從17歲起至今被收錄到13本課文中,有時遇到一些學生,他們會恍然大悟:妳還活著啊!

各位以前教科書念的多半是國父、蔣公,這例子就是一個很明顯的世代差異,以往可能覺得成功是要能打敗多少人,而現代則認為有一種成功是能幫助多少人。 無論是站在這裡,或是被編入教科書的意義,並非表揚個人,而是希望讓社會看見更多的可能性:原來階級可以流動、貧富可以縮短、世代可以共創!

曾經,在我身上有許多的標籤:貧窮弱勢、鄉下農村、年輕女性,但這十七年來,透過「社會創新」不斷的反轉這些標籤,今天想從不一樣的角度詮釋EMBA這四個字的價值。


【Empathy 同理力】

首先,相信大家常聽到「innovate or die」不創新即滅亡,在獲得總統創新獎時,許多人問我,究竟創新的起點是什麼?為什麼在十七年前,還沒有Ipohne、Facebook、Line的年代,十一歲的我能開創農產網銷平台,至今銷售百萬斤農產,在十五年前,線上教學還沒興起時,就成立了安安免費教學網站,至今創下將近兩億次的點閱率,並且環島數十圈紀錄三十萬張的「草根台灣臉譜」,為台灣寫歷史,接著服務於廣大的原住民、新住民、弱勢學生等角落。此外,也用七千元創業,以電子商務幫夕陽產業轉型成功,帶來許多弱勢家庭的生計保障。 其實這一切的起點,對我而言,就是EMBA的第一個最重要的E,Empathy同理心。同理心的關鍵,就是要問對問題,當別人問Why為什麼去做時?我反問Why not?不斷的設身處地,例如曾在我們的免費課輔班裡發現有孩子上課就倒頭大睡,許多人會指責他功課這麼差,而我們則是選擇坐在孩子的位置上,模仿他上課情況,瞇著雙眼,搖頭晃腦、才發現原來他是近視不敢說,導致惡性循環,因此我們又發起免費配眼鏡的活動,別小看一副眼鏡,從申請人中我們又進一步發現那些社會救助網疏忽的族群。


【Mission 使命力】

同理心是創新的根源,也因為有了同理心,才會有了使命感,也就是EMBA的M,Mission。我在哈佛大學商學院研讀時,第一堂課是上領導力,教授開宗明義地說,What's Leadership? Leadership is not rank, titles or money. Leadership is Responsibility. 是的,領導力的同義詞就是責任。現場的每個人都有職業,但,您有志業嗎?如果只是把工作當成職業,很難有創新的熱忱,唯有當成志業,才能觸動人心。 例如,我第一次來台大念書,不是碩士也不是博士,而是在國中14歲的時候,當時為了學習程式語言來幫助老農跟弱勢學生,但在雲林縣的資源有限,決定到台大進修推廣部上課,家人到處借錢,卻飽受嘲諷「散赤人也想學電腦?別被電電到就好,顧肚子卡實在」,借不到什麼錢,最後只好每天早起跟家人去工地、市場撿資源回收變賣,存了好幾個月,終於踏進台大校門,期間無數次想放棄,但總想著如果能幫助一個學生、一位農民,就值得了,也因為有使命感,才讓我發現每件事的關鍵不是難度,而是態度。 我十七年來都抱持著一份使命,走遍了最窮困的村庄部落、最偏瘠的山巔海角,我發覺,原來許多人不害怕顛沛流離、不害怕居無定所,不害怕三餐不繼,大家最害怕的是,失去希望。因此,這也是我成立「台灣6.0希望工程」最重要的核心,讓人看見希望。


【Benefit 共益力】

接著,EMBA的B是什麼呢?先請問大家,您覺得「大」企業與「偉大」的企業差別是什麼?或許大企業思考的是如何用社會資源把自己變得更好,而「偉大」的企業想的則是如何運用自身的資源讓社會變得更好。所以EMBA的B,我認為可以呼應B型企業的Benefit corporation,創造共享價值,企業在得到營收同時,也可以創造社會正向影響力。 我們雖然是中小企業,但二十年前就開始提倡全程MIT台灣生產、聘用新住民、單親婦女、創造在地勞工就業機會,並製造捐贈八千多件新衣服到非洲、肯亞、烏干達、盧安達、剛果等國。

一切都關乎於「選擇」,您的一個動念、一個決策、一紙公文,將間接影響到成千上萬人的生活。記得早期線上教學還沒興起時,曾有企業要以千萬收購安安免費教學網站,當時我們還沒改善家境,還是租著鐵皮屋生活,卻為了保有最純淨的公益空間而婉拒了。

記得有次在很偏鄉的校園服務,有學生說他的夢想是想當有錢人,我繼續問要如何成為有錢人呢?努力上進?刻苦耐勞嗎?突然有同學說:「這還不簡單,做黑心事業就好啦!」全校哄堂大笑。當社會亂象不斷、失去了公平是非時,與其思考「如何留給下一代更好的地球」,別忘了反過來問:「如何留給地球更好的下一代」


【Action 行動力】

最後,EMBA的A,您認為是什麼呢?為此,我訪問了海內外許多高階主管朋友,大約23個國家,統計發現前幾名有:Attitude正向的態度,Ambition雄心抱負,Accountability擔當責任,而統計排行第一名的則是,Action行動力! 很多人不願行動,就是因為害怕失敗。


這十七年的公益之路跌跌撞撞,很多人好奇為什麼願意堅持?為什麼願意半工半讀投入公益八、九百多萬?我始終抱持著一個信念,如果今天失敗了,是我一個人的事;但如果成功了呢?就是全台灣的事,因為證明了年輕人也能開創舞台!別忘了,沒投出去的球,命中率永遠是0%。


漫步哈佛校園,隨處可見這幾個字,"Ask what you can do" ,將近六十年前甘迺迪的就職演講仍感同身受,無法用一樣的自己,得到不同的未來,無法用一樣的企業策略,得到不一樣的績效影響力,世界瞬息萬變,我們無法預測未來,但是可以創造未來 。 請一起重新定義EMBA,Empathy, Mission, Benefit and Action。


一個年輕女孩的力量有限,但現場各位企業家的力量無限,確實這是一個充滿問題的年代,難免讓人灰心失望,但,您能成為解答,正如甘地說的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in the world!要讓社會更好,並不是一個人做了百分之一百,而是每個人都能做出百分之一,我們無法預測未來,但是可以創造未來,您就是改變,您就是力量,EMBA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謝謝大家!